教育杂谈

如何发展“就地高考”

发表时间:2012-03-03

山东省不久前推出高考新政策:2014年起,逐步统一全省各批次的录取控制分数线。同时,凡在山东省高中段有完整学习经历的非户籍考生均可在山东省就地(所就学的高中段学校所在地)报名参加高考,并与山东省考生享受同等的录取政策。
  来京参加全国两会的部分人大代表认为,就地高考在某种程度上是对教育资源的开放和共享,但是要在全国推行还面临一些难题,稳中求进应该是下一步高考改革的路径。
  以考生利益为出发点
  山东首先破冰的就地高考,解决了在山东务工的外来人员子女回户籍地高考的烦恼。
  长期以来,我国各地都实行高考户籍限制政策,即本地只接受户籍考生在当地参加高考,这样就导致广大非户籍考生只能回到原籍所在地参加高考。但各省区的课程、考试都有较大差异,习惯了当地教材的学生回到原籍参加高考,加上高考前夕来回奔波,很难发挥出应有的水平。
  全国人大代表,广西北流市教育局副局长王幼薇谈及就地高考深有感触,她身边有一些朋友在广东等地打工,孩子在当地出生成长,受到的教育也比家乡好,但回原籍参加高考却很少有考出好成绩的。
  全国人大代表,合浦县廉州中学副校长周怀慷认为应该以学生的利益为出发点,对考生来说,应该是在哪里上学就在哪里高考,这样才公平。
  要防止高考移民
  在山东就地高考政策出台后,也有舆论表示此举将是把双刃剑,在解决务工人员子弟回家高考困难的同时,也可能会引发变相的高考移民
  高考移民问题在我国不少省份由来已久。2005年,海南的高考移民人数多达9793人,以当年报名人数4.49万人计算,平均不到5名考生中,就有1名高考移民。此后,国家对高考移民实行严厉的铁腕政策,高考移民潮逐渐平息。
  王幼薇认为,就地高考如果从考生利益出发,肯定是在居住地参加高考更为公平合理,但难免有人会钻空子,还要看实际执行中怎么来规避这类问题。
就地高考是治标而非治本之策
郑若玲(厦门大学教育研究院教授)
“就地高考”的呼吁不是一个新近出现的话题,高考录取的地域不公平更是一个在全国 “两会”上多年被一再重提的老话题。这一问题之所以至今未能解决,是因为存在诸多障碍,所关涉的也不仅仅是教育公平的问题,而是一个与政治稳定、经济发展、教育资源、文化基础、就业流向、地方投入等多方面相关的复杂问题。
在中国,很难找到一种令各方面、各群体都满意的高考招生方案,“就地高考”可能解决了流动人口子女的升学问题,但也可能随之带来其他诸多矛盾或不满,它只是一个解决流动人口教育问题的治标而非治本之策。
分省高考有一定的现实需求。这一改革的对错暂且不论。在目前分省录取体制下,即使实现全国统一高考,流动人口子女随父母就地参加高考也只是享受到就学与考试的便利,高考录取仍需回到户籍所在地进行,无法享受北京、上海等高等教育资源丰富地域的更大的录取机会,而这实际上是最为公众所关注的。
重新回到全国统一高考并不能改变教育资源失衡这一问题的根源。由于这一根源,2002年之前实行全国统一高考时,地域间的高考录取机会不均问题早已存在。
对于高考这样影响重大的大规模考试,只能在满足大多数人利益诉求基础上,通过制度设计尽量弥补对少数人的不公平。鉴于目前教育部直属重点院校在各地招生指标分配失衡这一现实给公众带来刺眼的不公,教育主管部门的确应该如建议书所言,发挥更大的政策调控与监管力量,推动教育部直属重点院校在各地招生名额的调整进程。
就地高考”如果实施,需要流入地政府的大力配合与当地民众的大力支持。这一政策一旦放开,对流动人口子女随迁就读北京、上海等经济发达地方的行为乃至对流动人口的务工流向等,都将产生极大的激励作用,从而可能给流入地的教育、经济、就业及人口管理等都带来很大压力。当地政府与民众能否坦然接受这些陡增的压力值得怀疑。这可能会成为制约这一政策实施的最大障碍。
此外,建议书中提到的在不损害流入地户籍学生教育机会的前提下,采取增量的办法给随迁人口子女分配招生指标,这固然可以减少流入地民众的顾虑,但在高等教育规模不变的情况下,增加了随迁人口子女的招生指标,必然意味着减少其他地方学生的升学机会,从而可能带来新的不公的争议。
因此,“就地高考”这一基于公平的理想政策要落实,还需解决来自各方利益群体的诸多矛盾与问题。
 
 

 

 

相关资讯158172598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