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杂谈

高考户籍限制该不该取消?

发表时间:2011-11-02

    近日,来自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的十五位专家和随迁子女家长上书国务院,呼吁取消高考户籍限制,期待流动人口子女能在流入地“就地高考”,此举迅速迎来了一片赞同之声。

    “是时候取消高考户籍限制了”,“建议很好,赞成!”在上述新闻网页的后面,很多网友发表了评论,且呈现出“一边倒”的态势。这一建议为什么能牵动那么多人的心并且获得普遍的支持?因为高考的户籍限制确实已经成为严重的社会问题,甚至成为影响社会和谐的一个重要因素。

高考限制户籍最直接的问题就是“割裂家庭”。比如很多人在北京、上海等地工作和生活多年,却因为户籍门槛太高而不能把自己及其孩子的户口迁到工作和生活的城市,于是他们的孩子就不能在京沪等地上高中。这个问题既困扰了很多精英家庭,也让很多外来务工人员的子女不能跟父母在一起。
更重要的问题是,高考的户籍限制制造了明显的不公。恢复高考制度30多年来,一直存在各地高考录取分数线落差很大的现象,有些省份之间相差甚至超过100分。之所以如此,主要是因为高校录取名额分配的严重不均衡,这也正是“高考移民”现象的根源。的确,“高考移民”是违规的,但规定本身的不合理也是显而易见的。多年的实践证明,只要高考资源分配严重不均以及高考的户籍限制问题不解决,“高考移民”问题就不可能根治。
其实,“就地高考”的呼吁并不是一个新近出现的话题,高考录取的地域不公平更是一个在全国“两会”上被一再重提的老话题。
但这一次,消息一出,还是触动了民众的神经。“早就应该改”、“势在必行”等声音出现在各个论坛、网站上。舆论支持的背后,恐怕是广大群众长久以来对于高招政策改革的期待以及地域间高招指标分配带来的诸多问题。“户籍限制带来的是什么?高考移民、分数差异、流动人口的颠沛,总之是不公平。”一位网友这样总结。
数据显示,流动人口的总量已经超过2.2亿,而省际之间的高考试题不统一,使得流动人口子女只得回原籍升读中学,无形中增加了流动儿童的比例,带来诸多社会问题。
因为高校分配给某个地方的录取指标是固定的,如果允许外地户籍考生在本地参加考试和录取,必然要影响到本地的录取比例,会造成“用新的不平等代替旧的不平等”。而且,只要异地高考被允许,更多的空子只会被那些掌握更多资源的人发掘,到时候,就不是子女跟随父母随迁到异地高考,而是神通广大的父母专门为了子女上名校选择高考洼地。
显然,准许异地高考对于高考公平而言,充其量只能算是一种小修小补,其实际效果很可能是按下葫芦浮起瓢。如果我们能够超越群体私利,站在更高点上俯视高考公平,就会发现异地高考真的并非关键问题所在。现行高考制度最大的不公,是通过地方分散考试和高校分别录取,让不同地方考生上大学特别是上名校的难易程度非常悬殊。要改变这个格局,异地高考肯定无能为力。
高考制度的改革并不是孤立的。要解决这个问题,需要其他方面的配套改革,比如改革户籍制度。在户籍制度没有改革的情况下,高考取消户籍限制是难以操作的。比如“提供当地完整学籍即可就地高考”的建议若被采纳,势必吸引无数的初中毕业生到北京等地上高中并取得完整的高中学籍。因此,在取消高考户籍限制之前,要先让高招指标的分配逐步实现基本平衡——这绝不是难事,就看决策者有没有决心。
 
相关资讯15817259866